邻舍花橱

1 2
邻舍花橱 首页 七、花店故事 查看内容

一个学船舶制造专业的理工男,改行做花艺后

2017-6-13 00:31| 查看: 44263|

一个学船舶制造专业的理工男,改行做花艺后,居然成为爱马仕、迪奥、LV的御用花艺师。

今天本文的主人公名叫凌宗湧


他是爱马仕 · 迪奥 · LV等

奢侈品牌的御用花艺师

在杭州的富春山居和上海柏悦

等高星酒店里你都能看到他的花艺作品

连张震、连战等政商娱届的大碗

也是他的忠实粉丝

但是你绝对想不到的是

就是这么一个被花艺缠身的男人

在十多年前却是毕业于船舶制造专业

而命运的安排就是这么的让人捉摸不定

在你的生命中的某个地方突然打开了另外一扇门

只要你敢于向那扇未知的门走去

你一定就会遇见一个截然不同的人生

那是1998年的一天

凌宗涌刚刚服完兵役不久

暂时没有找到合适工作的他

在朋友的介绍下他来到一家花店去当送花小弟

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到鲜花

但是第一天上班的他

就接触到了人生的大喜大悲

在婚礼现场送完花之后他接着去了殡葬现场

经历了这件事之后他辞去了花店工作

回到家开始思考花与人生的关系

后来他认为花和人生的每个时段

都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自此,他与花也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于是他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借了钱

开了一家自己的花艺工作室

取名——CN Flower

在被问到为什么取这个名字时他说到

CN是来自于他之前认识的一个

藏族女孩的名字,代表温暖的太阳

他取这个名字也是希望

自己的花艺作品能给人们带来温暖

不过比起那些动辄就需要空运

或者温室培养的名贵花草

他却更偏爱一些唾手可得的材料

比如路边的野草、青苔

可就在工作室生意蒸蒸日上的时候

他却决定前往法兰克福学习花艺

学成回国的他认为

之前自己太过于纠结刁钻的造型

对花艺的理解太过狭隘了

于是在2008年他接下了杭州富春山居的

花艺设计工作

也从此走向了他的事业巅峰

这个项目中的所有花材

都是来自附近的山林

就像把大自然搬进了自己的家一样

一片落叶 · 一节枯枝 · 一颗果实

大自然的一切在他的手中都可以有

无限的变化方式

在他的设计作品中

没有千篇一律的繁花似锦

也丝毫没有金钱铺张出来的奢华感

所有的设计都是根据客户的需要以及喜好进行

他对设计的这份坚持也打动了男神张震

2013年张震亲自登门拜访

邀请凌宗湧担任他婚礼的花艺设计师

他在见证了一场又一场的爱情之后

他在一场婚礼中也认识了一位

让他愿意放弃现在的一切

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的那么一个人

于是他们相恋与春天,并在秋天结了果

在他们有了孩子之后

之前山里的房子已经不够他们居住

于是他们搬到了台北市区

可就算是坠入了繁华尘世

他的内心深处终究是追求单纯

用植物来装点生活美学的“山里人”

每天喝喝茶,读读书,在摆弄一下花草

仿佛可以一直这样直到天年

偶然的一次机会让他在网上看到了

一栋在台湾九份的

拥有40多年历史的老房子

灰蒙蒙的外墙上点染着雨痕

还有那清晰可见的青苔

突然一副江南的水墨画在他的脑海中展开

一直想把花艺运用到室内设计的他

一心认定了这就是他寻找的东方老宅

于是二话不说就将其买下

台湾的九份,是艺术家的聚集地

风靡一时的宫崎骏动画——

《千与千寻》都曾在这里取景

不过如今的九份已经不再是《悲情城市》里

那样的雾气迷蒙充满着浪漫的情调

而转身变成了商业的聚集地

现在的九份连台湾本地人

都不想在这里住上一晚

凌宗涌却想用花艺来装点这里

让更多的人重新爱上这里

就这样他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改造

但从来没有接触过建筑的凌宗湧时常不知所措

但当妻子问到他

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的时候

他思考了几分钟后回答到说

这当然是为了我自己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

所有的建筑材料必须人工搬运到山里

道路十分狭窄一旦遇上下雨天

道路还十分湿滑

在这个过程中他还尝试在后院中

种植妻子最爱的迷迭香

结果因为土壤以及排水系统欠佳

导致迷迭香无一存活

但是令人惊喜的是在这片土壤上

长出了一大片的蕨类植物很是惹人喜爱

在这所房子里没有什么是专门为他设计的

墙上的帆布袋是从日本带回来的

门前的牛铃是在乡间旅行时买的

花瓶里的枯枝老藤就采自后山

就是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小物件

把这里装饰得美不可言

从日本带回来的老式桌椅

再搭配着纯铜做的法国老吊灯

将中国的老花窗改造成了置物柜

所有的一切皆来自不同的地方

却在这方寸之间产生着一种微妙的关系

在房间的角落里

摆放着整个房间里唯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