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菲花艺

1 2
艾菲花艺 首页 七、花店故事 查看内容

日本花道,打开我心中的那一朵花

2017-6-15 23:52| 查看: 43718|

于泳

14岁的时候,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画家,像席慕蓉一样写诗、画油画。这个梦想被我父亲一句话就扼杀,他说:“孩子,我不想你有一天成为流浪街头的艺术家。”

上大学我的专业是会计,但辅修了很多艺术课。有一天,我问我的油画教授,他叫Michael,是一名加拿大法语区蒙特利尔的艺术家:“当你决定学艺术时,你有没有担心过会吃不饱饭?流落街头。”

有很多人在小时候,都被父母“狼来了”的故事吓跑过梦想。比如我,比如于泳……

正如她说话非常温柔一样,于泳从小到大也是父母的乖乖女,将父母的期待谨记在心,从跨越高考的独木桥考上南开大学的市场营销专业,到中国顶级商学院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再到世界500强中粮集团市场部工作,她让满怀期盼的父母心头之石终于落地,感到踏实。母亲说“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几年后,她的努力工作也得到回报,成为企业中的中高层,但她总是眉心紧锁。 她说:“我用了20多年的时间努力学习工作,获取更高的学历,更高的职务更高的薪水,每天忙碌着为自己编织一件世人眼中的华丽外衣,却无暇顾及自己的心。”

30岁之后,或者一直以来,我们的“自我”在哪里?

心之所向,才是梦之所在,也是我之所在。当30岁之后,于泳终于可以理直气壮选择做自己心底热爱的事情了。在一片诧异声中,她来到日本学习花道,并在第一节课就与花道发生化学反应,她认定这是她一生愿意从事的事业。

从想当设计师、想做心理学家到如今在一草一木的花道中找到自己的心灵归宿,冥冥之中,像是一种注定,于泳终于发现,自己一直想实现的价值就是发现美,创造美,也让别人的生活更美好。

她乖巧听话,温柔细腻,但梦想的力量却不可抵挡。在梦想只是萌芽的时候,她学会将它藏在心底,保护它,为它积蓄更多的能量——先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再做自己喜欢做的。

今天,在于泳的演讲中,她不但为我们分享了什么是“花道”,更分享了追寻自我的重要。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朵花,不要让它枯萎,让它每天开放。

你心中的那朵花呢?是什么花?无论如何,要让它在雾霾中继续开放……

演讲全文

有多少人在儿时怀揣着一个成为艺术家的梦想,却因父母的一句话“改邪归正”,走上世人眼中的“光明大道”?我就是其中一位。

在我上中学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翻看母亲的《妇女之友》杂志,我被其中一则故事深深地吸引。故事讲述的是本土服装设计师吴海燕如何经过自己的努力,让中国服装品牌得到世界认可。还记得看完文章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突然有一种很想找到这个人拜师求艺,设计出中国的服装品牌,然后惊艳西方的冲动。

现在想来,当时在一个孩子的心里,一个叫做梦想的种子被种下,并开始慢慢发芽。从小学开始学习绘画的我有一定的美术功底,于是考入中央美院设计系成为我当时奋斗的第一目标。

后来,在得知我的想法后,我的母亲语重心长地和我谈了一次。当时她问了我一个问题,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忆犹新,她说“万一你哪天一觉醒来突然没有灵感了怎么办?”言外之意是没有了灵感,做不出好的设计,你将如何养活自己。

那一瞬间,我被问倒了。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穷困潦倒,食不果腹,流浪街头的画面。在那个年代,人们无法轻易地与外界相连,作为孩子,父母和老师就是至高无上的权威,于是在权威面前,我退缩了,及时纠正了自己所谓的“错误想法”,开始全力以赴,准备报考“正经靠谱”的专业。

我选择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与此同时,心里那朵刚刚萌芽的梦想的花,在紧张的高考备战阶段渐渐枯萎。

后来,我如愿以偿进入了南开大学,学习市场营销专业。全新的大学生活和离开父母后获得的自由,没有让我偏离所谓的“正规”,我依然坚持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寝室、教室、食堂三点一线,成为我大学生活的主旋律。经过几年的努力,我终于再次如愿以偿进入中国顶级商学院——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攻读研究生。

在专业课的学习过程中,我接触了消费者心理学,虽然只是专业课的一门课程,但是第一次让我走进了心理学这个对我来说全新的领域。我如获至宝,在课余时间阅读了大量关于心理学的书籍,这门触及心灵的学科让我如痴如醉,于是成为一名心理医生,帮助他人变得更幸福,这个在当时看似极不靠谱的梦想,宛如一股清泉,让心里原本凋谢的那朵花再次充满活力。

可是之后,忙于为求职奔波,我不得不将心中的想法再次搁置起来。经过激烈的竞争、车轮战似的笔试和面试,我终于进入世界500强央企的市场部。还记得当时母亲长舒一口气说,她终于完成使命。

是的,在当时对很多人来说,十几年的寒窗苦读,似乎为的就是拿到满意offer的那一刻。那时的我,相信和千百万在“正轨上”挥洒汗水的年轻人一样,选择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职场的新生活让我更加忙碌起来,作为一名职员,最重要的就是完成领导交给的任务,而这一点恰好是我最擅长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

于是,每一次任务我都会全力以赴,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结果,每年的绩效考核都能够拿到优秀,每位和我工作过的上级都会对我的工作予以肯定,这一干就是7,8年。而我也从一名新入职的职员,成长为负责公司海外投资和并购业务的高级经理。

工作的忙碌让我无暇顾及心中那朵花。直到有一天,当我在电脑前和往常一样处理业务时,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姐姐,你不要皱着眉头哦,这样显得很凶,就不美了”,说话的是一个部门的小妹妹。“我没有皱眉呀”我否认道,然后抓起镜子,惊讶地看到了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那是一张不开心的脸,我才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眉心紧锁已经成了自己的一种习惯,而两眉之间也已经隐约出线几条“川”字形皱纹。都说相由心生,紧锁的眉头下是一颗逐渐干涸的心。

我用了20多年的时间努力学习工作,获取更高的学历,更高的职务更高的薪水,每天忙碌着为自己编织一件世人眼中的华丽外衣,却无暇顾及自己的心,曾经那些让自己热血沸腾的梦想或是狂想,已经渐渐淹没在忙碌的日常中,我才突然意识到心中那朵花已经渐渐枯萎。

30岁以前的我,一直都在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30岁以后,我想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于是,在一片诧异声中,我选择辞职来到日本。

初到日本,我结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有MBA毕业却立志成为牙科医生的美国女孩;有游历多国学习甜品制作,希望成为专业甜品师的台湾女孩;有白天在写字楼做白领,业余时间组乐队在街头演唱的日本女孩;有酷爱日本歌曲喜欢日本文化,进而直接举家搬到日本生活的巴西女孩……

他们的生活或许没有那么殷实富裕,但脸上总是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因为每当她们专注于自己热爱的事时,心都会得到滋润,我相信她们的心里都开着一颗属于自己的花,并在日常中,用实际行动不断浇灌滋养着它。

那么,我到底喜欢什么呢?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反复问自己,不断寻找答案。我发现,在前几十年的生命中,没有人真正关心这个问题,甚至包括我自己。得出答案的过程并不容易,我尝试着用纸写下让自己开心的事,并希望从中找到线索。

渐渐地,早已被尘封的梦想浮现了出来。我记起自己曾经多么希望做一名设计师和心理学家,因为我喜欢发现美,创造美,也喜欢让别人的生活变得美好。这可能就是我最想做的事情。

第一次上花道体验课后,我知道我找到自己的答案了。一切好像化学反应,就在一念间,我认定这是我愿意从事一辈子的事业,因为插花不仅是创造美的过程,更是触及心灵的对话。

还记得在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我的恩师,拥有60多年教学经验的池坊总华督奥山美喜子老师告诉我,“插花最重要的不是技巧,而是用心。插花也是从你用心与花草对视的那一刻开始的。”

在日后的学习中,我不断体会老师的话,我发现插花的过程不仅是人与草木的沟通,更是人与自己内心的对话。

学习插花,学到的不仅是技巧,更重要的是在花的引领下,渐渐感悟自然之道,人生之道。我欣喜地发现自己开始留意身边的一草一木,花开花落,甚至落叶枯枝,自然的一切在眼中都有了灵性,都有属于自己的风情,心也变得温暖滋润起来。

于是,执著和计较少了,宽容和喜悦多了。花道的学习过程,好像是一个修行取舍的过程,面对许多花材,如何选择最想表达的;面对繁枝茂叶,如何静下心来观察,修剪留下最美的线条。在这一剪一剪中,心也得到整理。我欣喜地发现,自己心中的那朵花再次盛开。

日式花道给人的感觉总是造型简约,直指人心。不仅在日本,在世界范围内也广受喜爱。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日式花道其实最早起源于中国隋唐时期的佛前供花。公元六世纪末到七世纪初,日本的圣德太子派遣“小野妹子”来当时的隋朝考察佛教。小野妹子看到隋佛教礼仪中有祭坛供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回到日本后继续研究和发展插花,形成了日本最早的花道流派池坊。

经过几百年的传承和发展,日式花道从最初的一个流派发展到如今几百个流派,其中最主要的是池坊、小原流和草月流。正因为与佛教的深厚渊源,日式插花不同于欧美的花团锦簇,造型简约充满禅意,是一种触及心灵的美。

所谓“道”,其实就蕴藏在自然的一花一草一木中,所以才有佛祖拈花一笑,以此传道的典故。在修习花道的过程中,我们会借由花草,领悟人生之道。

在用心观察植物时,你会发现草木的“表”和“里”,体会阴阳调和之道;在修剪花材时,你会难以取舍,体会少即是多的选择之道;在实际插花时,你会主次搭配,体会一切皆美的自然之道。所以有心者,会把每一次插花的过程当做一次参禅悟道的过程,心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净化。

经过几年的学习,我拿到了池坊花道家元教授资格和Mami Flower Design School的登录教师资格,同时也很幸运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自己。资格的获取并不意味着学习的完结,我其实更加明白这学习将会伴随我的一生,不断滋润我的心,让她不再干涸。

感恩于花道学习给自己带来的改变,也期待与更多人分享,我选择在今年下半年回到北京,与另外两位在日本因花结缘的花友一起创办一个平台,期待把日本主流花道流派带回国内,与大家分享我们在学花过程中的体会和感动。

如果说设计是主观的创造美,插花则是借由花草表达美;如果说心理学家治疗的是在心理或精神上问题比较严重的患者,插花则能够帮助心理处于亚健康状态的都市人缓解压力和焦虑,让生活变得美好。

我很庆幸儿时的梦想在不同程度上得以实现。也希望更多人能在心里种下,并开出那朵属于自己的花,当然不见得一定要辞职,不见得一定是学习花道,而是找到自己真正喜欢,让自己感动并愿意投入精力的事,然后为之全力以赴。

之后你会发现紧锁的眉头会慢慢打开,镜子中那张不快乐的脸会被一张喜悦平和的脸代替,而你将更加喜欢那样的自己。

-END-